南山如梦园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14节  峨眉息心 乐山礼佛
浏览数:51 


第14节  峨息心 乐山礼佛


一路飘洒毛端甘露滋润不了大地,却足足可以滋润周身的空气,改善下汽车尾气这一路的供养。近三天的大汗淋漓不知几许斤两,总算至普贤菩萨道场,峨眉山。这几天一直阴沉的天空不时地下起雨来。峨眉山,山高云喜绕自然更加的潮湿。雾气终日不散,对金顶的奢望,踏上峨眉这些似乎走不到尽头的数不过来的规矩的石条台阶,才觉悟明了,金顶还远着呢!

从报国寺开始向上近山的一段,若没导游引领或坐一段上山的出租车比较容易迷路。附近村落比较多,岔路纵横交错,不时面前出现两三条岔路。站在岔路口附近无人可问时,这时的选择是最艰难的。走岔了路的迂回曲折怕得不是身体的疲惫,是宝贵的日程。所幸这近山的一段只一处绕到了两村之间的小路上。遇一村民带领又归到了上山的台阶。走了约半个钟头见一外国人与同伴女友在路边的亭子旁一长条桌边休息,亭子内空无一人。“阿弥陀佛,这里可以休息下吗?二人答:“OK!可以,可以。”走进亭子放下背包安坐了下来。外国人觉好奇委托他女友翻译:“请问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阿弥陀佛,可以的。”“您是出家人吗?”“是的。”“您从哪里来?”“阿弥陀佛,陕西西安行脚至此。”“啊!您是走过来的。”“嗯,是的。”“走了多久到这里的?”“大概快一个月左右了吧。”“我们可以请你吃柚子吗?”“哦!阿弥陀佛,谢谢,我背包里带有,来时路上施主送的还有许多。”“那您这是周游世界了?”“阿弥陀佛,暂时没有那个妄想,呵呵!我从西安终南山出发到云南大理鸡足山朝礼圣迹这为一段,还没想那么远的行程。”心想:“周游世界那要到极乐,再任意遨游十方世界海,现在这个快衰败了的色身周游这个地球也吃不消啊!”“师父您的帽子很好看,在路上我们看到你拉着行李,戴着斗笠,我们看着喜欢就每人也买了一个但没买到您戴的这个样子的。”这时二人同时举起他们的斗笠示给我看。“呵呵,”原来他们是在上山的路边,卖本地特产及民俗工艺品的小摊位上买的,还真是居然同好斗笠。“嗯,这个很好,我的这个是从西安带来的很方便,晴天遮阳,雨天还可以挡雨。”这位外国施主又邀请我吃柚子。“好,阿弥陀佛,谢谢!”他掰开了一块递给了我。二人站起身向我告别,“师父希望再次见到你。”“阿弥陀佛,有缘自会,谢谢。二人走后打开饭盒简单的吃些馒头和一块水萝卜,萝卜还是从梓潼一路带来的不容易坏,吃起来很方便,还有一些青辣子每天吃些可以清清这南方不经意间沾染的寒气及潮湿。休息一会儿继续量那台阶,走到万年寺小雨有些大了起来。细雨中匆忙拍了几张图片,就加紧脚步向山上走去。

在过了万年寺八百米左右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雨也没停下来的意思,就在路旁边一家关板(关板:商店关门,没营业)的小店屋檐下避雨。想如果雨再不停就在这里休息一晚,明日再登这去向金顶的台阶。正做此打算之际山下上来一个小和尚,互相对视微笑,彼此皆面熟。在谈话中得知他是息心所的常住清众,一直对我说师父可以到息心所挂单。雨若不停多住些时日也可,等天气好起来再登山也不迟。“阿弥陀佛,能住一晚就好,我赶时间明日必定要离开的。好,我和你去息心所。离这里大概要多远?“走四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好,那我们走吧。”小师父执意帮我背背包,我怕他累到一路上争夺几次未果,一直帮我把背包扛到息心所。息心所是一处很清静安适的小道场。环境清幽也比较清静,因为离山下稍微远些,从山下去金顶的路有两条,左手一条游人多些,右手这条路相对游客少些。息心所处在右手这条路上,小和尚直接领我进了斋堂。从斋堂过道里去了二楼给我安排房间,又麻烦管理斋堂的居士给我们下了碗面条,吃完面上楼休息,他又给我搬了个电暖器让我把一路上被雨打湿的衣服烘干。我们聊了会,从聊天中逐渐明晰这宿世的善法因缘。我来峨眉原来只为此遇,听说我在终南住茅蓬,他也很向往,我给了他电话,想以后有机会去终南可以找我。如此应对,也是为了宿缘。其实我心里明白至极,适合他的还是这里。比较安适无忧的道场,希望他能安心自然。我们聊了不知几许时间,小和尚向我问安,好好休息希望我能多住几天。“阿弥陀佛,不能的,我明天早上离开,谢谢你,若没遇到你,我今天一定露宿雨中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当天晚上梦境婆娑更加明晰此一段前缘。早上起来息心所晨钟响起,早课梵音虚空旋绕,伴着清晨的雾气,此时情景想不明白这是凡间。息心所,息掉我去金顶的攀缘,想来到峨眉山下在报国寺已然礼在普贤菩萨脚下,何必再高处缠绕。僧众作早课之时,我打点行装,悄悄地不告而别,直接下山去了。此来峨眉息心而止,能遇宿缘,了无遗憾。每一次的善遇,多些的明晰,更加坚固自己的道心,感恩无量世以来,佛陀教会我与一切众生为善,必得善果,善遇安然。行脚的起初即盘算。峨眉与乐山,妄心中重要的路过,只为认证当下的礼拜与千里迢迢至此礼拜到底异同。古来大德行者多皆取之,行路十方无有疲厌,自己走过恍然大悟,只有相同没有不同。圆满行路能老实念佛时,虽一步未开已然十方路穷一时同礼。迢迢千里,尽含当下一步未开时。能老实念佛,不取路程,不住彼此,没有留碍法非法意而恒为利益一切众生。不舍行路,打破时间,不做目的地久近能到想,了脱虚妄的煎熬,空前后际,自无妄心的疲劳。打破空间不做远近想,当下一举足落足已然迈过世界恒沙,步步游行无量世界礼拜诸佛,娑婆千里何足挂哉,自无幻身的疲劳,忘记身心,身心脱落而不舍极乐。虽了了分明,世界虚妄,为利益一切众生故唯求净方,一路华严,为供乐山佛。

来到乐山与一小居士谈了许久,他指引我去瞻望乐山大佛的方向。在进入景区的路旁栽种的皆是黄葛树:根为干,干为根的那种生命力极强的树。树枝上树干上都生长有长长的根须,长到能够到泥土的时候扎进泥土里的成了根,裸露在空气中的就变成了树干。年龄大的身姿虬劲怪异,枝干层层缠绕很是好看。在去景区的路中横跨一座牌楼,四根石柱圆雕四大天王支撑着一座佛菩萨的庄严楼阁。楼阁里雕塑的是佛菩萨圣像,中间三块匾额,前后分别书有:“弥勒世界,庄严佛土,利乐有情,人间净土,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好精美的雕刻,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来到景区北门问了验票人员,出家人不用买票可以直接进去,把拖车背包找个地方寄存下来轻身进入景区。在恭敬瞻望经历千年风雨遗留下来的佛菩萨圣像时也望到了些许的遗憾,不少小的佛窟中佛菩萨像头部面部皆被破坏,不用细寻思也明了大多数该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一班颠倒愚痴众的“杰作”故意砸毁佛像,毁掉的不单单历史文化艺术品,按佛教因果讲与出佛身血同罪过,若事先明了害,谁敢造这等灾难!!!


瞻看大佛的人群


景区内还有许多雅致清幽的景点,来前未曾了解,居然苏东坡在这里有读书楼。先排队瞻仰大佛,后再循览一番。游人好多,大概差不多几千人排队,似乎足足占满了佛左佛右佛前佛后所有能走动的空隙,排了差不多近一个小时的队才挪至大佛脚下。留得大佛像、佛手、佛足的照片给大家恭敬瞻礼以了此行因缘。在拍摄的时候,一位小施主双手端着几百元钱送到我面前,“供养师父。”“不可,您拿回去,随缘帮助你身边的那些需要帮助的亲人朋友及同事同学,救济困苦急难,与供养师父功德了无分别。我这一路托钵消耗有限我还用不到,即使用到我身边非常了解我的居士也帮我解决了。所以我路上只要饭绝对不会要钱。”小施主似乎有点点的不好意思的失望,叹了口气说:“阿弥陀佛,是这样啊!”嗯,是的。周围的人观望奇怪,怎么和尚见钱不收呢?几个外国人也不时回头看着议论。我要对大众说:没什么稀奇的,随意各自对修学的认识,各自怎样选择的问题,每个出家人自己说了算,想成道了脱生死就不要到处伸手。只如理如法消耗必然要消耗的,拒绝大众的善意,只要把道理讲的明白大众能依教奉行,发心供施者即是圆满的福田。自他及观众皆能获得真实的利益,若想三途去度假,那可以到处伸手,穿着袈裟欺骗众生所得供养正好是你去度假的路费,无量劫地狱饿鬼畜道逍遥去吧。与佛陀时代相比,现在学佛已经宽松许多,佛陀自己表演给我们看的是:他一生三衣一钵再无余物,佛陀的弟子们也如是遵行。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太过优越,当然您若是那三车和尚可另当别论,若不是千万别稀里糊涂冤枉堕落!这般口舌是非众若体会。乐山佛前那小施主没白发心会得无量的真实功德,众能随喜赞叹,擦亮眼目如法供施,佛法兴昌。


乐山大佛


在大佛脚下停留许久,用心礼拜后从一处山洞处辗转走到了东坡楼,是宋代大文学家苏轼苏东坡读过书的地方。他在书法、绘画、诗词等各方面都有很高造诣,当然读书的场所自然也会写字画画了。读书楼前的洗砚池就是他洗笔洗砚台的地方。东坡楼始建于宋代,是凌云山著名古迹之一。楼正面匾额上“东坡楼”三个字是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黄庭坚手书而成。这里是历代文人墨客多喜游览的地方,小僧也闻墨香因循至此,沾点诗书画意的才情,尽量能圆满我这部蹩脚的不成章法的小说。关于苏东坡在此不赘述大家可网络搜索,有极详尽的介绍,最有味道的当是苏东坡的前世今生。学佛路上学人值得细细品味。

在洗砚池边欲拍照时,两个小女孩一直站在洗砚池石桥上互相连留影。我几次举起相机又收了回来,只想留楼阁洗砚池的影像,一直等到对方差不多拍够。她们也看出我想拍照,几次的举机又止。二人就下得桥来,“师父你先拍吧!”“阿弥陀佛,没事的,我等一会可以,你们先拍完。”二人还是坚持要我先拍。“阿弥陀佛,感谢。”留了几张资料,日后欣赏,场地倒给了她们。凌云山上连半日出得东门依公路直接南下,顺着美丽的岷江走至天黑。岷江两岸还保持着原始的湿地没被商业熏染的清新自然,一路江水的甜味加野草的清香令人神智飘逸,心旷神怡。自然的力量最最真实,工作累了旅途累了都无关系,一定不要忘记我们需要自然、回归自然、爱护自然,时时懂得清扫内心的尘累,还自己原本的清新自在!

岷江岸边多遇垂钓者,我已经无力叹息,只在内心默默地祝愿钓者被钓者早日遇缘解脱。又见一渔翁驾一扁舟撒网捕鱼,舟上几只鸬鹚等待口福,又一处因果循环景象。虽也为杀业,然老翁可能是为生活口粮操此行业,若能明晰因果,有缘能换别种谋生方式是有福者,比起那有意钓鱼看众生痛苦取乐者,翁,暂可理解。

从大佛寺景区出来时已经是下午了,途中牛华镇住了一宿,第二天晚上八点多才到犍为县城。想耽误了好些天没整理资料,就在这里找个小旅店住下把这几日的见闻碎片修补下,可找了好几家小旅店一问房价出奇的不便宜,走到一个小巷子里问一中年男施主:“这附近可有房间便宜些的小旅店。”对方近嘲讽的眼神努了努嘴指向路边的水泥路上,“睡到那里不是很便宜。”“阿弥陀佛,谢谢!”提车转身打消了住店的心思,再过多询问令更多不解的人误会,小僧如何担待。索性找了个有路灯照明的楼檐下铺好棕毡垫看了会书就睡下了,至后夜被一拾街流浪汉唤醒:“哎,咋睡到这呢?回家去,回家去,咋睡到这呢?回家去。你不冷吗?你不冷吗?”。简单的重复却是真心的关怀,很多城市有这么一群人,身虽贫乏却还没贫善良的心,不要轻视轻贱他们,他们所拥有的可能正是我们需要的,一不小心被欲望名利遮盖丢失了的那份善良与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