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13节  一直寻觅的那份光明
浏览数:47 


第13节  一直寻觅的那份光明


在近梓潼县城的路上,阴沉的天气,不时阵阵冷风掠过成片的古柏林,低沉雄浑的松涛声,声声入耳,听至心底,沉如大地。观音思道,谁在向我诉说着这千年的无奈与沧桑!

着处即解脱(释圆承)

  凤凰桥上思明月,入夜还间风雨多。

  低头只识三尺地,眼根着处耳根脱。

  三尺微光超日月,凭甚理解做么说。

  侧耳细闻风落处,无量世界觉光灼。

凤凰桥头至梓潼城区还要2公里距离。每每山城边缘的夜晚都静极冷清,见不到来往的行人。路灯多是睡着的状态,许是山里能源有限,赞叹这样的节约还给黑夜一份自然。到了城区,夜晚的城区,每一座城市似乎皆一个样板。亮化处理带给人们些许温暖的同时,也不无许多遗憾。掩盖了星空的美丽,错过了月亮的约会。妄心的光亮难以慰藉痴暗的心灵。您看到了吗路灯下那半坐半卧的身影,KTV量身难量心的制作,酒吧迪吧摩吧那群迷失的孩子,用酒和泪调和成似是而非的欢快与幸福,迷醉其中。什么是家?我是谁的孩子?妻子丈夫儿女,真心的忘记,虚妄的迷失,追逐快乐的痛苦,享受痛并快乐的迷惑,走向生命的尽头。喝不尽的“可乐”,叹不尽的忧伤,每个人许只在有月亮的夜晚遥望天际。那一轮明亮许是困乏了的觉知,我们为什么这样的过活。一念闪过,没有改变,没有创造,没有结果,继续夜路蹒跚妄心荡漾,继续夜的轮回。为何不听听清风的脚步声,静静的思量下,怎样走去明天。

一整天连带半夜的忙脚,匆匆寻地儿休息。一慈悲老同修送我一碗当地特殊煮制的带皮花生米和两个苹果,花生的甘香与苹果的清甜陪我甜梦天明。临行无物可回赠,把一路伴随我的老法师讲经音频太阳能机子送与老同修结缘,希望同修闻法更坚信心,极乐自在。

经文昌大桥过关帝等村落就到了李白的故乡的邻城:绵阳。在距绵阳城四十公里就是李白故里,他的出生地:江油。泡在酒坛子里的这位唐人故里,虽欣赏他的诗作,却总能闻到酒精的味道。怕思虑随其朦胧放荡了性格,脚下放懒就近觅那李杜祠。身到诗人体会,圆承望故知,相逢何必寻生地,在此祭望圆诗魂。李杜祠:在绵阳市芙蓉溪东岸,后人为了纪念唐代两位诗人李白杜甫而建。到了李杜祠门前,未能进得门中,里面正在施工修补,门上拴个牌子 “内部施工,游人止步”。在门口拍照留念以示对古人的尊敬,圆承来过!



已然身处绵阳,那子云亭就近在咫尺也当一望。虽然不是西汉文学家、语言学家、哲学家杨雄故里那座子云亭。故里那座现已不存在,早已在历史的长河中没了踪迹,遗址至今也不清晰。既然行脚至此,在这里沾点古人的学风灵气亦是幸事。拿着地图对照着街路总也走不明白,迷路曲折,问了几个路人却都讨得个西辕东辙走反了方向。回过头来几次问路越走越远,过了涪江大桥已经走到绵阳火车站附近再问路,回答还是远着呢?罢罢罢!晕头转向地走了半天,走得吃力了,方觉该补充能量了。在路旁一刀削面摊位前问了三两素面,旁边坐一居士直接把我的面钱给付了。“阿弥陀佛,谢谢您!今日有所施,未来必得报。圆承因您施舍的一餐因缘又增了脚力能继续行路,感恩您。”居士合掌向我问好:“师父,您慢用,不用谢,我全家皆信佛,都是虔诚的佛弟子。“阿弥陀佛,随喜您的全家。”简单的对话,互相真诚点头微笑以示道别。居士先走了,子云亭就迷失在刀削面的美味中,转瞬连汤带面送进了皮囊。

再起身已无意再恋子云亭。在火车站前,一个六十多岁年龄挑着担子卖橘子的女施主一直再三地说:“师父,买几个橘子吃吧,买几个橘子吃吧”。想,她如此一定是卖得艰难。好吧,我买两斤。施主量完了橘子说三元的。我找遍了口袋居然只有五毛钱的零钱。女施主见如此干脆直接把橘子倒进我的背包,说什么也不要钱了。说:“出家人在外也不容易,拿去吃吧。”这怎可!本来是想解决点她的心难困苦,怎么反过来了!阿弥陀佛,老人家这份诚意的慈善心行不在几个橘子,是心路的光明。在这个时代,这个嘈杂不堪的环境中,人人都似乎淡忘了的,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找遍背包找不到给她的结缘品,只好把我大褂配的那串自己穿的佛珠双手捧着送到老人家面前,“阿弥陀佛,请您收下,这是我自己穿的七宝佛珠,比较难得,好好保留,用它好好念佛,好人一生吉祥,祝您老一生平安如意。”老人家似乎不敢领受,手捧过我的佛珠不知如何是好,口里不停地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人家的眼睛是湿润的。这样的瞬间是我一直寻觅的,尽未来际,只愿追逐如此的真诚。

从绵阳经过德阳,三天后抵达成都已经是当天晚七点多。首先奔昭觉寺,到八点多方走到。在路旁佛具用品店边重复习惯的夜宿。一路的走来只要遇到想去的丛林道场只想静静地来朝礼一番再静静地离开,不想过多打扰。昭觉寺也是一处千年古刹,始建于唐,规模很大的一处丛林。寺院正门上有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居士题写的匾额“第一禅林”。成都昭觉寺附近的市民很是有福,能在这千年古刹前悠闲起舞,多么希望能是播放着佛教心灵音乐。迈着吉祥步,佛号声声常绕佛,既锻炼了身体舒缓了世事的心劳,亦平息了这个时代人心的负累品--浮躁。夜夜古刹梵音播,舞步轻轻欣极乐,该是怎样的祥和生活。有心的音乐家居士若能创作些适合现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在家人佛教广场舞该是多多的功德!每天晚上九点半,这里的广场舞才散场,剩下的只三一俩人。在寺院正门的影壁前做做扩胸运动,劈劈叉!

早上六点多寺院已经开了山门,进去后感受下千年的道场,思量历代大德行人。在这座古刹中延续着暮鼓晨钟,震动法界,警觉着茫茫苦海名利客能迷梦知醒。依佛陀教育生活,自在解脱。进得寺院,真好庄严大气,寺院院落中间有一高大亭子,未到正面不知道是啥匾额?亭子何名?因寺院太大不暇细细瞻览,只背面见一副对联上云:“池流八德涤尽众生六尘去。亭立千秋笑迎诸佛十方来”。看客只在上联留意,莫在下联处用心,哈!

边转边拜边拍照。未进殿堂只在外面大香炉前礼拜,转过天王殿遇一师父从五观堂出来,手里拿着四个馒头给了我三个,只意朝礼无意观食却得了三个馍。早斋办妥,装进食盒,退出昭觉。再回头观望,正门上的四字,第一禅林,阿弥陀佛,管我三馍。食饱、法宝,摸摸肚皮不吃怎了。一分钟三馒头填满皮囊虚空,运无忧足,奔杜甫草堂去了。

这条路真很远走到下午路过青羊宫、送仙桥、四川博物院才到这“万里桥西一草堂,百花潭水即沧浪”的作者居所。杜甫草堂坐落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想顺道瞻望下这位爱国诗圣一生颠沛流离偶得安身的处所,来至草堂门前一张精美的导游图挡住了进路。看看图望望售票口每人门票六十。算了,李杜祠的心情,来至门前已足了心愿。虽未进门已然早已沾染了些古人的那种社会责任感和忧患意识,也算与古人交流通心了!

正要别了杜甫草堂,有些不舍的慢慢转身之际,几个女施主见我拖着大包在草堂门前驻足观望上前来问我来去处。我回答:“西安来,路过此地顺道瞻仰下古人遗迹。“师父,您是这样走来的吗?“是啊。“那要多不容易啊!怎么不坐车呢?“阿弥陀佛,行脚是一种修行方式,也是一种自在的真实体验。很享受啊,没觉得不容易,也许初时觉难,真踏上这条路习惯了就真感受很好。虽说长期行路未免身体的疲倦,而这一路上的见闻,一路的清风自然。在这当中静静的一个人所体悟领会到的人生细致的容易被遗忘迷失的一面,从此明白的过活,正确的修道。禅意人生,多么洒脱,这点脚底的艰辛真的就微不足道了。”这时旁边过路的一小伙子听得我的零星说话表露出非常怀疑的神情,上来插话说:“你走了这么远,怎么衣服还是这样的干净。”我晕了个无语,为免其再轮回因疑诽慢,圆承不是罪过!当场脱下鞋子给他看磨烂了的鞋底与他说:“难道穿的很脏很破旧才算远道而来,路上脏了衣服也要洗,烂了也要补好不是,惜福是要得的,邋遢真不喜欢。”他听后觉无聊的走开了。我也走到一旁,打开地图册继续规划着前路如何。一小居士帮我电话询问他的朋友找出城的路,明确后按指引的方向顺着一环去永丰路方向。在到创业路时遇到一位高大胖胖的密宗师父觉得我的禅杖好看,拿来手里,问这是哪里的竹子。“阿弥陀佛,终南山带来的。”看他爱不释手的就问:“师父很喜欢吗?”“嗯,是的。”“那送你了,算结个缘。这竹子是终南山的竹子,中国结是在西安市朱雀路兴善寺街古玩地摊市场一女摊主半卖半送给我的,这上面的铜环是汉代的,距今也两千多年了。”这位师父听我介绍至此很欢喜的接受,“谢谢了!”脸上露出弥勒般的笑容,“扎西得勒。”“阿弥陀佛,再见!“再见!

没了手杖,离了拐棍行路。这路就又轻松明晰了很多,也省去照看经管这些个零碎,放下是福,不是虚说。啥时候能把大大的行囊也舍去干净,就体验体验那一等禅和轻悠悠的滋味,有了禅杖是一种表法的庄严。


您看:

   如来禅(释圆承)

  空空竹杖如来禅,中国结系道自然。

  古环金声千年恋,华夏文化三教传。

然不懂者会认为这是演戏的行头,行为怪异的另类或弄嘘头。没了禅杖,放手的洒脱,少了分障众眼法,也解散了迷糊爱事者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