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10节  汉台访古 玉带禅风
浏览数:56 


第10节  汉台访古 玉带禅风


踏上行程之前,小胡居士(去我那里的那位小伙子)反复与我说,岭南多么的潮湿,特别是秋季阴雨天气连绵不绝,秋冬之际还下冰,那种冰冷的感觉实在难熬,他想让我打消云南行脚的念头。我说,我决定的事情一定善始善终,不会还没等尝试就夭折打退堂鼓半途而废的,一定按规划圆满秋冬,行脚修行,遇缘炼心,寻访古德行迹,体验他们当初的艰难及怎样忍受各种境遇,最重要的让自己再多多多多的经历些来认证自己所解,同时积累各类知识方便与同修网友们一同交流学习。走出来这一路上总是薄云遮日的,天气不冷也不热,很少有大太阳整日的烘烤,也一次没被雨淋过。等到了宁强县一打听天气情况,人都说前几天下的好大,下了好几天,我到时正好上一天就晴天了,我这是追着云雨跑呢!时时天天享受着雨过的清凉及被雨净化的空气,小胡意料的连阴雨没发生。

  对胡说(释圆承)

   游方追雨云行急,追至宁强道不及!

 阳焰炙头还焐脚,谁说秋雨嫉天晴。

早上洗漱完毕,整理下被汗水浸泡多日的衣服,简单的用清水荡了几下拎出来晾起来,待八分干后。中午步行至汉台,见有许多游客排队取票,凑上前去询问票价。当地人偶尔一两句方言我听不大明晰,想不大明白,“阿弥陀佛,多少钱一张票啊?”“没得,没得。”“啊?什么,”“没得!”这时有些鼻尖透汗,“您能说普通话吗?我没听明白。”“拿身份证领票就可以了,不用钱。”“呃!原来是这样,阿弥陀佛,谢谢!”领了一张票卷走向汉台入口,我背后背个双肩包,到了入口不让带进,让我免费存放在储物柜里,可里面是我随身重要的学习资料设备,一刻都不可以离身的,和保安人员商量未果后找到他们的领导,检查了下我包里的东西说:“你单肩背,进去吧!”“阿弥陀佛,谢谢了!”

总算如意过关,汉台里面的建筑环境皆很美,飞檐碧瓦、翠竹成荫。几座陈列室内文化艺术气息浓郁,每座展厅门前皆相应一副得体的对联,古树、古石栏杆、古碑额、相应成趣儿。最令人余思不尽的是那尊石鼓,半玉质地,好大的一个石墩墩,看介绍说是汉王的上马石。看石鼓的高度,我若上去需要垫脚爬上去,那汉王刘邦身高到底丈几许!要多长的腿才能踩石上马呢?围着它转了两圈,摇摇头。想不明白汉王会用它做上马的石头,若只是象征性的用一次两次有典礼作仪式的味道还说得过去,否则汉王每次若爬着它上马,累赘且费劲!

古栈道展区内,工作人员在讲解栈道的历史。许多游客围着认真地听讲,我这倒出机会就拍了些展品图片,栈道的石梁还有轩辕车的模型等。转到碑林欣赏摩崖石刻,这个资料好重要。因为我空闲时正在练习书法,举起相机刚拍摄一片,工作人员过来阻止,“你拍照可以把闪光灯关了。”“哦,好的。阿弥陀佛!谢谢!”后来的几张没了闪光灯就一踏黑朦胧什么也看不清楚了。慢步挪至佛道文化金铜造像展区,这里感觉是整个汉台的最具价值的藏品,虽然文物与大汉时期不搭边,都是明清时期的占多数,造像都很精美。还有几尊尺寸大的,妙相庄严异常,很是震慑人心。艺术通古今,佛道浴中华,正统的佛道文化孕育着中华文化几千年,民族的根,神圣的造像玻璃龛室内被游客塞满了零钱,这不大协调,千年的佛道教育都是明晰的,真实的慈悲善良的教育,绝对不是迷糊迷信的引导。常行布施对悭吝,常救济贫穷苦难舍银钱,圣人贤人神仙需要的是世人明因果,常断恶行慈善,非拿闲钱讨好神明讨好佛菩萨。以为心宽安然,佛宝殊胜地怎就值几块毛钱,误解圣贤心意岂能求得平安。福慧平安修行来,每到一处喜欢留得些过往痕迹编辑成资料以供养有缘,刚要打开相机,我这形象太着眼被工作人员看个正着,“不可以拍照,我们这里的规定。”“呃!好的。”没拍成。这个展区的二楼是书画展区,晚清民国时期的字画多些,书法藏品有几件很精到,不凡一些名家作品,也是不让拍照。观赏了一时下得楼来,在院落里留了几张影像算没虚此行。汉台文物多与大汉时期无关,小失望之余断了寻访古汉的念想。

离开汉台,在一民巷小街的日杂商店买了个小拖车,从西安一路的背着大包走来感觉行路太慢,每天至多走了五十华里就累得人快散架了,包太重累赘麻烦,有个小拖车看能怎样,担心的唯一是拉不多久就会坏掉,不管了,用一个看能用多久。问了价格,还真不便宜要六十元,还有个小的40元怕不好用就拿了个大个的。回到住处,把随身物资装备整理好捆在了拖车上,拉了下,哈!正好!够轻便,明天看能多走出几许路,晚上早早的歇了。

到了第二天离开了汉中,经勉县、胡家坝等,足足花费了三整天时间才到宁强县,有了小拖车这路走得就轻便好多,每天能多走出三十华里左右,每日走七八十华里的样子。嗯,这个速度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若没任何包袱日行百里当有可能,就接近虚云老和尚的脚程了。咱的身体耐力素质还是不成比不得古德,继续磨!进入县区时下午六点五十多,向当地人打听108国道南出口的位置,沿着国道继续行至一处幽径处,在国道的东侧,高高飞檐像牌楼的建筑远远望去巍峨壮观,细看匾额上书永惠桥,难不成是一座桥梁。见牌楼前方空旷,上面似也有较大空闲空地儿,嗯看下今晚就这了。走至近前,在桥头的南面小长条凳子上安顿下来,这时才挪步慢慢的看个究竟。长长的桥上廊檐,内侧廊檐上面挂满了书画,廊檐下提的都是写有汉水二字的古式灯笼。牌楼两侧柱子上挂一副对联:“汉源汉水流出大汉千秋文化,羌鼓羌笛奏出古羌万种风情”。这里是近汉水的源头,这条河问了当地人说是玉带河,好美的名字,好静闲优雅的场所。这时天还没黑。桥上悠闲的人们来来往往,还有几位老翁对弈桥头不时高声争夺一卒之没,落子轰隆楚河汉界乱颤,好一场吵闹喧嚣。与玉带河永惠桥搭配不,想,若是戏班杂耍演演那楚汉争雄,英雄尽,汉王如今在何方。土没了,土没了,胜败千古梦一场。比个对弈桥头争短长如何。

且看闲僧自语:      

闲僧(释圆承)

千年汉水,玉带留踪。

永惠桥头,夜宿闲僧。

人问何如,但笑相迎。

心开语默,只个玄明。

观老翁游戏。迷迷迷几许。

喝语论卒欲捣将巢。全无理会旁边小僧。

此一盘不见清净。谁能赢!

棋外观局。小僧深明。

                                 

适(释圆承)

桥头对弈。不好闲语。

只益默然。适适适适!


天色渐暗,行人稀少至全无,翁家游戏也已散场,清了了只剩我一人独坐桥头享受这一时难得的寂静,听了几品华严经也就合身朦胧待日出。次日清晨醒来,看着汉灯随风轻轻摇摆灯影婆娑,飞檐影斜,疑似汉宫,却不见秋月!这时牌楼前空场传来扫帚的扫地声,未起身观看也知道是勤劳的清洁工人在清理街路的灰尘。想我人学佛修行大众是否也都起这么早,勤快的清扫各自内心的无明尘劳呢?起身整理行装回头望了望玉带河,无所思量的叹了叹!留下几片影像拉起拖车继续赶路。出了宁强,在公路边上见一簇簇的高大婀娜的野草,是芦苇吗?茅草?不知道,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花穗子的草,那头穗子大的可比大腿,头大身子细,片片细长的叶子随着微风曼舞,身高两米多,好大气的美妙!在汉代的吉祥钱币(花钱)俗称汉花,上面见过草的图案,俗称汉草,难不成这就是古汉人心目中的汉草!美丽大气的野草,不忍就此离去,装进相机里携带路上供众欣赏。走了一整天,晚上七点多到了中子镇。打听了下距离广元还有近四十公里,这时太阳掉到西山后,天黑了下来。今天是到不了了,就此休息!


没踪迹(释圆承)

   夕阳没、路未穷、夜夜草没闲僧迹。

闲僧迹觅无踪、放舍痴心观虚际。

              观虚际、清寂寂、了此方明常传意。


高大美丽的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