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9节  只是脚疼
浏览数:57 


第9节  只是脚疼


洋县,城固县,两个县毗邻,同在汉中平原之内。沿途没了山水陪伴,人也就省却了东张西望寻猎美景的消耗,只顾低头行路,这行进速度也就提升了若干倍。沿途停顿了两日休整,几天时间。随着大山的渐渐远去,不觉就进了汉中市。汉中市古代又称梁州、南郑、兴元,是大汉王朝的发祥地。汉中市北与大秦岭相连,南与巴山相邻,中部是汉中盆地,自古就被美誉为“天府之国和鱼米之乡”,历来为兵家必争,历史悠久。普及分享一下相关历史(公元前206年,汉王刘邦以汉中为发祥地,筑坛拜韩信为大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逐鹿中原,平定三秦,统一天下,成就了汉室天下四百多年,自此,汉朝、汉人、汉族、汉语、汉文化等称谓就一脉相承至今。三国时期,汉中是魏蜀两国兵戎相见的主战场,老将黄忠在汉中定军山下刀劈夏侯渊,骁将赵云汉水之滨大败曹军,刘备自立为汉中王;一代名相诸葛亮在汉中屯兵8年,度过了他一生最为呕心沥血的岁月,五出祁山,北伐曹魏,鞠躬尽瘁,最终归葬勉县定军山下,其安息地武侯祠,被称为“天下第一武侯祠”。这里是丝绸之路开拓者张骞的故里、四大发明造纸术发明家蔡伦的封地。韩信、诸葛亮、曹操等帝王将相曾在这里建功立业,李白、杜甫、陆游、苏轼等伟大诗人曾探访、辗转或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并留下了瑰丽的墨迹诗章。)括弧内容来源网络。

悲哉壮哉!千古一帝!绝世霸王!谁兴谁败风云散!韩信巧谋智勇命难全。如今但向大汉源头访古人何在,汉水不再清澈难觅古汉旧影。大地钢筋水泥框框铺遍不见汉室琼楼。无常的效用,一切时时归零。有时无常稍微动动恻隐之心,涂抹掉一切时,有意抑或无心地留些零星历史碎片让后人无限地去思索。古来大戏,成败兴衰,前人扮尽。小丑抑或美角,帝王或豪杰,都怎个谢场。如今剩下个汉台,拜将坛,孤独的疗伤。修修补补,千年的沧桑已不似当初模样,注定人非物会朽,当初何必登场。如此辨析,莫惊怪疑,不信你看释迦如来及中国的老子为何忙。

来到汉中,自然要去看看汉台和拜将坛。先去的拜将坛,寻访一段历史。然,走至近前却行步艰难,已经知道了韩信的结果自不原意看他辉煌的开始,免叹息神伤,聪明盖世,功绩无双,终了难免悲惨收场。想韩信要遇到老子,遇到佛陀又该是怎样的一场。人生遇缘不同注定着自在或灾殃。只在拜将坛大门楼前广场留了张资料图片,回头三望静静地离开。去了对面的古玩市场,眼皮子底下过去的旧战场焉能不行脚望望,回味下曾经的辉煌至家人离散惨败的收场,遇境再炼心,思过前尘了。拜将坛的古玩市场规模不大,二十多家大概一半以上是经营奇石的,由于这几天长途行脚把个脚丫子增肥许多,疼痛难忍。

为不令众看到出家人丢失了威仪,强撑着板正的。慢悠悠地按家商铺瞧个一圈,古玩行人应当与我缘分深厚,想随缘善遇,还能聊得明白,渐渐交成法因缘友,不枉十年的夫。菩萨发心无心发,而我如此妄心刚升起,即风吹雨打寒霜临。哈,一个五六十岁店主,见我慢悠悠地走着,他从屋里出来:“你是哪的师父?”“哦,我从西安来。”“你像师父吗?啊?”“阿弥陀佛,”我微笑着说,“您说师父什么样才像。”“师父就像你这个样子,吊儿郎当的,还穿个出家衣服你,你赶紧走,我告诉你,我是佛教协会的。”我微笑着念了声:“阿弥陀佛!”继而无语。拖着肿了的双脚硬板着,想方方正正地走不至于令众误会,还是被人看打了眼,想不是冤枉,这是碰见宿世的冤家了。看着就是不顺眼,无奈,若是没出家前,如此奇遇我会直接拉着他,来,我跟你去佛教协会,你想要怎么着。出家了,这些景象无非是一锤锤警钟,时时警诫着自己,提醒着自己,莫退道心。善恶随缘好了,若遇到人诽谤、伤害,唯忍!悯其不觉前缘,颠倒造作,恒发拨济心,一旦有机会,结成法缘。好了前缘,人若无端逆恶于你,是自己宿世恶因早种。因缘际遇,因果循环而已,不可再与一切众生结恶缘。若还能讨论沟通则尽心尽力,若好赖说不明白,沟通不了,远离,无量劫时间呢。有的是机会沟通了缘,走了一圈古玩市场。本想再遛一圈,混个眼熟。疲劳加脚痛,还有这老哥的不顺溜,得,回住处先歇丫子去吧。待明日汉台博物馆一游,看能勾起几多故事,捧来供养网友和同修。

休息了一整晚,脚痛缓解了许多,脚肿其实不全是走得太久的原因,我的鞋子不知道为啥,像没鞋底儿一样,只要一不留意踩到路边的那些指甲般大小的石子就会被硌得疼半天。严重时好一段脚都是瘸的,路边石子太多,多是来往拉石料的车掉洒的。这一路就不停地硌脚,真个难磨!

正是您瞧:      

                 只是脚疼(释圆承)

遥遥前路微步轻,步步石兄硌足疼!

足足三时常拐脚,拐拐盘山路不穷。



穿越秦岭的盘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