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7节  佛坪巧遇  佛光寺论糊涂道
浏览数:70 


第7节  佛坪巧遇  佛光寺论糊涂道


过了长坪村1公里左右遇到路旁一辆面包车停在那里,走至近前车里几位施主让我上车,我刚推辞施主说他们在路上看到我,知道我一定是长途行脚就在这里一直等我好久,因为前面几十公里内无人家了,担心我露宿野外善意真诚的要带我一段到佛坪。开车的是弟弟,姐姐是回佛坪的家顺路。此时也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按我每天行脚的速度,因为负重近五十斤左右明显走得过慢,早晨六点到晚上六七点钟也只走了五十到六十华里的样子,他们说天黑了也走不到隧道那里,还远着呢!好,善缘善遇,了心愿。坐上他们的车,自感恩话说:“阿弥陀佛!谢谢!善意吉祥。”

这一段还有100多公里,省去了我三四天的脚程。好,这省下的三天就在佛坪消化,此卷第二次的续写就在佛坪完成的。坐车真的好快,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佛坪,合掌谢过几位施主,按108国道向城南走去探探这出城的路。佛坪很小的一座小县城,是中华国宝大熊猫的保护区,全城人口才三万多,城市建筑皆在几座山的山峪中,主城区建设在108国道的两边,城小温馨,佛坪的人也质朴善良。佛坪自古以来就是一座闭塞偏僻的山城,与外界交流难,却正好这样的环境滋养成这方世外桃园。从来往的佛坪人脸上能看到内心的纯净,少有现代盲目崇西文明那贪婪,机巧算计、虚伪晦涩的颜色。

不大一会儿走到了城南,看清了出城路口,转身向回走想找个住处,在佛坪停三天休整疲劳的躯壳,整理供养大家的资料,沿着泰泉西路河堤岸的栏杆正低头走着。“师父,抬头望去,“巧!阿弥陀佛!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是那位诗人,他居然开着三轮车到了佛坪,车停在路边说是来旅游的,还真惬意。三轮车蓬是他自己搭建的,里面整个生活房间,这也算他的房车。在路上遇到时他告诉过我他的名字,我却给忘记了,当时要用笔记下的怕忘记了,路上善遇因缘就缺了一回故事。在他走后,我一直想着等一会儿休息时要记下,等要记的时候忘了,算了忘了也是这么个因缘,不料佛坪又遇到了他,拿出纸笔重新讨了姓名:余××,一个被宿世冤家迫害,人生不得意的才子。他从他的房车里拿出几本书,岳麓书社出版的(格律诗词写作)等书给我介绍说,这是他写的。我接过来翻看几页:“嗯,有机会上网时我查查看详细拜读拜读,我也喜欢诗词、散文等的写作,但也只是出家后才动的键盘,动笔已经不习惯了,提笔字忘。以前从来没认真写过东西,原因在我上中学时写过一篇作文:说明文,是关于西瓜种植过程收获过程的文章,我们语文老师看后硬说我是抄袭的,非常不信任我,当时受打击很大,从此再不认真好好地对待作文,所以我没任何写作基础。诗词、小说、散文还需要好好重新学习,你的书我找机会一定看看。”

我背着包正和他聊得酣畅,见身边多了两位施主听我和余××聊天,大概知道了我是个行脚僧合掌向我问好:“师父,把包放下休息一会吧。”“哦!阿弥陀佛!你们好,谢谢!我一会就走了。”“师父今晚住哪里啊?”“一会我找个便宜的小旅馆。”“哦,师父,你背这么重的包刚来这里还陌生,你等等我们给你叫个当地的居士帮你找个住的地方。“阿弥陀佛!不用了,我自己一会慢慢走着找,我一游方行脚僧不好打扰大家的。”“师父您不用担心,我们也都是学佛的在家居士,你稍等一会儿。”说话间,已经有个居士离开了。因缘至此也只好等下,希望问到地方我自己去就好。片刻不到,他们回来了,说老街那里有很多小旅馆。一个居士让我去他家住,说有间房子是空着的很方便,被我拒绝了。一个出家人不好步入俗家留宿的,况且刚刚认识。找便宜些的小旅馆能把我的电子设备喂饱就很好,与居士们道了谢,和诗人告别,拔腿就朝他们指给的老街方向走。几个居士不甘心非要送我到地方才可,拗不过只好随缘。路还不算近走了半天才到,问问价格20元一宿,嗯!可以,我要交钱时居士硬是推着没让,他们付了。无奈,不让他们跟来怕的就是这样,推来推去好不纠葛,修行学习路上不想扰众太多,清空三业洒脱脱,托钵粥饭为延命,只此也是奢求多。

   让居士们进房间聊了一会,一老居士一直在说他打坐念佛的境界,说每次念完佛总能看见有人在他面前跳舞,还有佛啊菩萨等等,说得很在意也很兴奋。另两个居士听得一直在闭着眼睛似乎在打盹,我对老居士说:“阿弥陀佛!念佛就是念佛,不要在意这些虚幻的景象,若总出现这些景象你在意的话以为殊胜,沾沾自喜,久久容易着魔癫狂。修行过程当中无论出现什么境界,拿佛经典来认证对照解决。楞严经云:‘不做圣心名善境界,若做圣解即受群邪’。不好的景象不在意不执着不被境左右,即吉祥。再好的景象、境界,在意了,执着了,以为有了功夫或得道了那已经步入魔途了。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起心有所为,动念头稍微加意思思索,见好境界贪着,见恶境界恐惧忧虑厌恶,此时已经昧失真心沦堕虚妄魔窟了。金刚经又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切万法因缘生起,而因缘当体即空了无自性。一念无明生起时幻现出的无边识浪影子作用。因缘本虚幻,认真便被其所缠,若能清心观自在,观诸相明明了了,而不起丝毫念头做意是相非相如此那般,此时的当下真见如来。金刚经又云:‘若人以色相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此句如来慈悲真实教导善用经典认证,以经法为师,切莫执己意思为妙哉,为幸!若起执着但执我要恳切发愿,深信因果,勤修十善。坚固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但只老实行去不论境界,境界有无莫管,每日老实续念不绝,佛念清清了了相继的当下无一切思索,离一切善恶是非好赖等想,没一丝儿妄动故,也没分我是谁、谁是我,也没分这是佛那是魔,也没分极乐和娑婆。但绵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此时如来念弥陀,原本阿弥陀佛。动念就动愿意依靠阿弥陀佛,万缘抛舍,只求生佛国。如此善护用心,自是真善殊胜,妙境界,自会一生了脱,无边利益亲证得。”                                                                

居士似乎听得入神,精神倍增,还在继续描述他遇到的其他境界。我也只好反复重复与上所说相类似的答复。另两位居士见我有些疲惫就起身说:“我们走吧,让师父早些休息吧!师父累了吧。”“阿弥陀佛,没关系,难得有缘,多聊会儿无妨。”“师父您快休息吧,您每天早上几点起来?”“六点。”“啊!师父我们走了,您赶早点休息吧。”“嗯,阿弥陀佛,好的。”把居士送走后,虽然有些疲惫,还是敲着键盘到了第二天天明。我有个习惯,一次走路走得越多越久,那晚上就别想睡觉了,根本就没觉了,想睡也睡不成。听几位居士说,佛坪东山上有个佛光寺,嗯,去拜访下。大包放旅馆,小包装了随身重要的法宝,边走边打听询问上山的路。以为会不高不远,竟然也走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到。寺院规模很小,按建筑形式不能算是寺院,只一座水泥混凝土大殿和两处厢房。里面静悄悄的,似乎没人在,不管,先进大殿礼礼佛。磕了三个头,站起身才仔细观察周围,真眼花缭乱,非关美景,墙壁上沾满了纸条子,红的白的黄的随风飘飘,呼啦作声,好不热闹。拜墩东一头西一头南北对脸翻跟头,法器菩萨们都灰头土脸,东倒西歪的聚成聚落集体站班,香灰埋没了香炉行者,顺便给供桌师兄拜墩师弟涂个浓妆,这都什么跟什么呢!好像一台抗战戏剧刚刚散场,此时内心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心随境缘跑了偏,正叹息着走出大殿要下山,支撑着沉重的脑袋瓜子向右手方向望了一眼,阿弥陀佛,总算见到一处明亮,一尊好高大庄严的如来铜像站在山顶的一处平台上。急步走上前去,抬头瞻仰如来圣像,顶礼三拜,思绪连连,怎么这里连个打理照顾的人都没有,好可惜。在佛坪上向四周远处望去,群山秀美异常,空阔壮丽,好一处美景胜地,可惜可惜!

正妄想翻片之际,一个小伙子喊我下来,嘴里嚼着不知道是猕猴桃还是苹果。“哦,阿弥陀佛,小伙子你好,请问这里的师父呢?”“一个都没有啊,就我自己。”“你是居士吗?”“是啊。”“阿弥陀佛,我上来之前听别人说有个××师父在这里呀。”“他已经走了。”观小伙子神色较不明晰,也不好多问。小伙子去大殿里把念佛机打开了,放的是大悲咒。出来后说:“师父上个香拜拜佛吧!”“哦,阿弥陀佛,我刚刚拜过了。”小伙子看看我,不再愿意搭理我,在院子里来回转悠,不时口里随着念佛机唱几句还踮踮脚,像患了风湿似的时不时地梗梗脖子。我坐在大殿前满是尘土的方凳上,安静地观察欣赏着这心境识海中飞舞的泡沫,我招呼小伙子过来坐会说说话。小伙子依然转悠,用脑袋揪着脖子来回梗着不肯坐下。我很明了这是等我走呢,可我的性格让我遇到如此泡沫不搅和一番就不会心安。多时总是会得罪人令人不悦,被我不小心撞到这般人怎么会忍我这毛病,甚至一得机会便会在我心海中兴风作浪,想令我失念难堪,所以这些年我深知自己脾气性格自不愿意游逛道场寺院恐遇境见过顺嘴胡说,彼此难缠。“小伙子,你坐下,你这样来回转悠我不就得走吗,你是让我坐不住啊!来来来,坐下说说话。”小伙子听至此似乎勉强地来到我近前稍微地站稳了脚跟。我讨问这里的师父情况,他也含混着说得不大明确。这师父到底是走了还是去另一个道场办事是否还会回来,小伙子回答得东倒西歪的,言辞闪烁没一个确定,问了半天等于没问出结果。

见他不耐烦的样子,终于开始我的实话胡说:“小伙子,我说件事情,听则听,不听顺耳滑过当是清风,反正我只来这一回,再不会来这里,我走了之后我们互相不认识。”之后我站起身来,表演着他的表演,郎当郎当腿,头揪着脖子梗了几梗说:“你就这样招待一个出家师父,起大我慢,哪个师父这样教导你的?哪部经典这样教你的?你住在这么好的十方三宝地,多大的福气啊!怎么不珍惜这么好的机会。学佛修行人,心当恢复清净,自身周围环境也要让他清净,怎么就不打扫打扫整理整理,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整理一次都干干净净的,规规矩矩的。能令来到这里的人感受到道场的清幽庄严。你趿拉个鞋子梗着脖子邋邋遢遢的,表演这个样子给人看?鬼见到都扭脸,人能喜欢?由于你的原因,如此表演,令大众对此道场失去信心,因果你能承受?能住到十方道场圣地,多生善缘感得,不管你今生是怎样如何住进来的都应好好珍惜这个缘分。不知道珍惜好好修行,三宝地种福容易,造恶极容易也极严重。皈依你也已经皈了,皈依佛觉而不迷,怎么你觉成这个样子,道场环境糟蹋成如此,你一个人住在这里还不闻不问不管?皈依法正而不邪,怎么你正的走路跑偏,面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出家人高立慢幢,慢谁呢?没那丈夫本事自取堕落自摔跟头不是。皈依僧,清净无染,你在每日寻思个什么,内外一片狼藉如此无染,好好思量,是下地狱?是升天堂?完全自己造作,自己选择,走了。”小伙子被我一顿痛骂似乎规矩了许多。我说走了,走到门口,他送我到门口。来了句祝你早日成道。得,圆承今日又说了一通糊涂道,无事生非被人笑。不妙不妙!


佛坪东山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