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2节  第一次露宿野外

浏览数:34 


第2节  第一次露宿野外


打发大勇和老德子按原路返回,我背起行囊手握铁铲,独自一人顺着大峪沟向甘花溪中上游走去,本意第一站是探寻天池。听说天池很美,人烟罕迹水质很好,还有大片的土地可供种菜。在那里住三五年,绝佳。走了约半个小时路程,看两边山势,怎么也找不到去天池的山路。心想可能还很远,先休息下。在一人高的枯草旁边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卸下背囊。这时才发现,在枯草丛中,有一处废弃已久的,用石头砌成的房屋残壁。枯草丛加一段断壁残垣,一幅无常变幻、人事无踪、屋与草衰的无常妙景映入眼帘,空在心间,想来空空不碍恋,留得美景供众贤。遂取出相机,挂在对面的树枝上,设定自拍程序,赶忙钻进草丛中。就留下了下面一幅图画。只有枯草和圆承,不见残垣半点,一支树枝正逢嘴边过。相机挂在树上晃动的原因,取景差之毫厘,衰草连天!遗憾,再拍一张吧。可惜,所带电池非充电电池电量很弱,已经承载不了二次放电需要。罢了,坐下喝了点水,消了身上的一路冷汗,欣赏着甘花溪美景。


大峪甘花溪


休息够了,继续前行。一路上景色真的很美,整个人完全融入自然当中,忘记了我的存在;亦忘记了疲惫,负载七八十斤重的行囊。一路上除了义古古道那窄窄的小山路,多处要踏着巨大的鹅卵石迈着溪水。走了近两个小时,只休息了如上那一次。到了大概是甘花溪的中上游,此时的季节,刚进大峪,离大峪口水库不远的十里庙附近。路边山坡上小草已经发芽,还零星能见到小山花已经开放,而在甘花溪的中上游,冰雪居然还没融化。感觉这山路走的够深了,还不见哪里有迹象是去天池的。知道或许走过了,因为在没来终南山之前,早在谷歌卫星地图上了解了大概山势地形,总感觉应该走过了。一路上见不到半个人影,想想凭自己走是找不到天池了,得找个地方暂时安顿下来。背着这么重的包,返回去是不可能的。又向前走近十几分钟的路,路边出现两块巨大的石头。更大的一块在北面,稍小的一块在南面,两块石头中间有两米多的空间。真好,感觉个小房子的前后山墙;正好,就在这里安营。石头向东,走二十几米远就是甘花溪水,周围环境十分清雅,真是天助我也,甚至有在此长期安营的念头飞掠心头。再详细观察石头附近地面,好多矿泉水瓶子和易拉罐。得,这是另人失望的景象。这里一定有游人早已经到过,也可能是经常有游人从此路过。不管怎样,今天哪里也不走了。就在这里先住一晚上,明天再说。

看着两块大石头,琢磨着该怎样搭建帐篷呢!直接搭在地上是不成的,地上好厚的积雪。就是清除了,帐篷搭在上面,夜晚也会很阴冷寒凉。想想必须把帐篷架起来,离开地面搭建才能睡的安稳些。看看周围都是嵌入地下的石头,没有可以搬动的石头可用,上西面的山坡上找,路又很远很陡。寻到溪水岸边,见到溪水里有些石头不大不小,可以搬得动,好了就用这些。来的路上几乎把力气都耗费尽了,下到溪水边一块二尺宽的石头搬起来都好费劲儿,不管怎样也要搬啊,一块两块三块……一鼓作气搬了二十来块,腿也软了、腰也酸了,搬来的石头刚刚够用。在北面这块大石头下面落起了石头柱子,随身带的折叠手锯正好派上了用场。可咱一出家人,慈悲为怀,环保意识自也是不该昧失的。看看周围哪一棵树也舍不得锯,左顾右盼想着该如何时。忽然看到路西面两棵很高的树有碗口粗细,树皮从中间被拨了个精光,真的好可惜,叹着气走到树下。好吧既然是天意,我就用他一棵吧,反正树没皮是活不成了。选了稍小的一棵截成三段,正好做帐篷底架。又到周围找了些干树枝,在多丛的小树群中选几根做横梁,铺在木架子上。该架帐篷了,先把防潮布铺好。帐篷好搭,我准备的是四季双层帐。选好位置放好,按下中间就自动搭建起来了。四个角用在西翠花时捡到的铁丝绑好固定在地上,帐篷里又铺上了铝箔防潮垫、充气垫,最后睡袋也整理就位,这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第一次野外露营


一天的行脚再加上搬石头搭建帐篷,整个人已经没一点力气了。钻进帐篷里打开睡袋躺下后一动都不想动了,不一会儿居然睡着了。直到后半夜,才被寒冷唤醒。蜷缩着身体,还穿着伽蓝挂,手抄到大褂的袖子里,也无济于事。初春的高山里真的很冷,特别是后半夜。在来时听那蹦蹦车司机说,这山里多的是山精鬼怪,经常在山谷等地。你看不到人,确能听到人聊天说话声,一个人是不敢独自到深山里过夜的。我也就这边耳朵听进来,那边耳朵跑出去,没在意。因为我们学佛人都知道,只要自己心行正确,不做暗昧事,再能具备慈悲的心,这些鬼神是不会加害于你的,说话这事情不会让我遇到。说后半夜被寒冷唤醒,正冻的翻转来翻转去。扯盖睡袋上一半总会露出一边的身体盖不住,侧身躺着是不成的,只能仰面躺着。用手拉住睡袋一侧,一动不动的安静地躺着。深山的深夜里着实很静,只能听到溪水声和自己的心跳声。这时听到左脸旁边一声深深叹息声,很重的声音。之后听到有人说话:“别理他!”只听到这一句,我心里明了这是无形众生路过。也没在意,念着佛号,不一会儿又回到了梦乡。早上五点多时被附近的野兽的嗷嗷叫声吵醒,这时倒是有些担心。遇到那业重障深的不懂人意的黑熊或豹子跑到我帐篷这里,说不定我就先到们肚子里涅槃去了。听人说野兽一般都在早上晚上活动,早上会有野兽到有水的地方饮水。我听到的野兽叫声不知道是什么种类,嗷嗷的很大声的那种,每次叫两声。我在帐篷里躺着没动,一直到天亮。终南山很多地方天亮的很晚,一般多在早上六七点后才能看到太阳,被高高的山峰遮挡的缘故。

天亮了,伸伸胳膊蹬蹬腿儿。两只腿还酸痛着,双手用力气撑起身子,全身快凉透了浑身僵硬,感受到这些。建议那些想隐居或经历点点不如意事、逃避现实想离家出走的、想住山修行的,要考虑清楚最好不要轻易贸然行事。野外不了解的环境里危险重重,不是想象的那么轻安、梦想中的那么诗情画意、抑或世外桃源;而有的艰难险阻,最难的是过不去自己的心难。终南山好多故事可听,有些来这里的修行人,听说过有自杀的,真很悲惨遗憾。一生的人身,得遇佛法,然却走到了死胡同里,多么的可惜,就是过不去自己的心魔,把自己逼至绝境。没证量也可但经教理论必须通达,或对一种修行方法非常了解非常有信心,再具备千难万苦逼迫也不退道心的勇气及坚韧的毅力,才可以住山,否则还是在家里安生修道为妙。我是个不正常的人、倔强到底的人,所以所遭受的苦难也就比平常人多出若干倍。自是来了终南,就未打算回头。不能安稳长住的地儿,我也不会长留。早上起来站起身抬头向北方大峪东西山峰交界口处的天空望去,阿弥陀佛,好美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的白云,均匀的横向排列在两山的中间,一道一道的,登天的台阶抑或登天的梯子。赶紧拿出相机,抓拍下来。想以后有机会时供养给同修网友们,这时忘记了电池已经没电了。相机没启动成功,情急之下想起了上学时,同学说过新电池一次性使用后,没电了用牙咬咬还能继续用几下。我尝试着取出电池挨个用牙齿咬了若干下,放进相机重新启动,居然真的可以。再抬头看,云彩已经有些晕散了,可惜没拍到最佳的形态。但还是按了下快门,估计电池的电也用不了几下了,在不同的方位拍下我野外第一次扎营的图片留个资料吧。

早上想先增加身体能量,要不这几十斤重的行囊是没法子带走了,在帐篷旁边的两小石头上架起了锅灶。来之前在网络上买的打火石,在寒冷潮湿的环境中是点不燃柴火的,所幸的是我随身带了火机,用点纸巾加些枯草,点燃后空架着几只小树枝,慢慢的火升起来了。用锅到溪水边打了半锅的溪水,放到了火上,不一会儿水就烧开了。下了半子面条,折了几片随身带的干海带,煮在了一起。几个开后,面就熟了,一锅面转眼吃了个精光。

身体逐渐的暖和了起来,再看看身边那许多矿泉水瓶子易拉罐,叹了口气,放弃这里。也不能再向前走了,再向前可能近穿越秦岭靠近岭南的柞水县了。沉思了半晌,决定还是原路返回。因为身上只带了够两天吃的面条,任去哪里都耽搁不得。这个季节远山深山里连野菜都找不到,全是冰雪。





第一次野外露营.大峪甘花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