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第16节  一梦云南 鸡足梦醒 住妙华严

浏览数:204 


第16节  一梦云南 鸡足梦醒 住妙华严


不走都颠簸的公路,时时能遇到的山地野外岔路,浓烟滚滚的隧道!随时撞车的危险,好不难磨。到了西昌,想:出川南才过了一半的路,西昌到攀枝花若还是这样的路况那要耽搁我多少时日,得,上车吧!到攀枝花后再顺着华坪、程海、涛源方向进鸡足山。在西昌火车站买了到攀枝花的票,29.50元,多日的折腾疲惫至极限,一上车就进入沉沉梦乡。梦里迷了路,等找到出口时睁开眼睛已经坐过了站,快到昆明了。随路而安吧,本想抄近路又绕回了原来定的路线,这是昏沉意。车上一小居士陪我聊了一路的天,他在半路下车,车上没人查票,下车时车站的出口也没人验票,这攀枝花的票就到了昆明,稀里糊涂的托了铁路的钵,各自都不愿意的。一觉醒来,缩短了时空,一天走完了近二十天的路,这一段路也就朦胧过去了。

昆明秋季的天空真的好蓝,白云朵朵悠闲地在虚空中游步,吃力地遮盖着异常明亮的太阳。这里的阳光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受到要比北方的阳光亮许多,难道这就是“昆明”。不打这闲差了,几日的周折路上平淡平常,无甚奇遇。当地人的口音出奇的难懂,说话都是平音婉转滚动着说。到宾川时是这一日的下午六时许,问了好几个路人打听去鸡足山的路,皆没听明白。先找个地儿住下再说吧。满新城街道找旅店都出奇的贵,在大的城市二三十元每间每天的小旅店多的是,在这里没找到。这里各个旅店房价都一致,最便宜的50元每间,给40都不可以。他们宁可空着没人住,他们做生意的态度比北方人团结!

不住了直接上山,到公交车站打听去鸡足山怎样走,一小公车司机答:“路还远不好走,我们这里小公车上山直接拉到祝圣寺,石钟寺旁边,每人15元钱。””阿弥陀佛,山上有住的地方吗?司机答:“有,多的很,20元左右一间房,多的是。”“阿弥陀佛,好,我就坐你车上去吧,”“你一个人我们不能走,你再等一会,凑够几个人才能走。”“呃!好的,我等等。”直到晚8点多才凑够四个人,宾川县到鸡足山有四十多公里路程,夜晚行车也慢了许多,司机师傅在半路时打过电话要鸡足山上香会街的一家旅店的人等我,感觉坐了好长时间才到,下车后前后左右漆黑,旅店的人帮我把背包等卸下车,我问房价,那人说最低的80每间。“阿弥陀佛,那司机师父不是说二十三十的吗,”“我们这里没这个价格的,最低80住不住?”“不住,谢谢你帮忙卸车,再见。”(后来得知:组团住便宜,按床位,单独的房间最低是50,那司机师父应当说的是单个的床位价格,然语言稍稍有些障碍,我听错了)。想找个地儿喂饱我的电子设备整理资料看来没戏了,沿着香会小街摸黑向下走去,到了祝圣寺东门已经是晚十点多了。东门前有一座菩提桥,走到桥中间,好,就这里等天明拜望下祝圣寺,感受下虚云大师当年冲破万难、辛勤卫道安僧,那份慈悲执着的结果。今比昔如何,无益的妄想分别,随着朦胧的梦境一起被过路的警车唤醒,警车到我身旁停下,车上几位警察向我问话:“师父怎么住到这里呢?多冷啊!怎么不去寺院挂单呢?”心想我一小沙弥,怎么好叨扰常住去挂单,况且还这么晚了。“阿弥陀佛,今天到这里太晚了就在这里待天明拜拜祝圣寺,阿弥陀佛,谢谢你们。”“你不冷吗?”“不冷,习惯了,“你明天拜完就走?“嗯,是的。我心里嘀咕 “谁知道哪天离开,要看因缘如何才能决定”。听他们口气只能方便诳语了,若查来查去我还是个小沙弥没受大戒,哪来的戒牒,嘴皮磨破,人若不听不是麻烦费周折耽误彼此时间。    

他们离开后也就睡不着了,后夜这鸡足山上还是比较冷的,不时附近桥侧的大树上像什么东西在上面打闹一样,扑通扑通的声音很大,也不知是什么?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鸟就是了。到了清晨附近的各寺院皆响起了晨钟,低沉的古韵,依次相续不绝,转音慢长伴着清晨的微弱的夜色,不时树上飘落下一片片枯萎的树叶,有的就落在脚边,“啪”的一声,怎么一片叶子有这么重吗?这里太静了!静静的清晨,幽幽的晨钟,对比一片叶子砸地的声音,好一幅观音入道妙景。唵、唵、唵…,啪…。阿弥陀佛,不要留恋,我的目的地是西方极乐。收了装备离开菩提桥,围着祝圣寺转了一圈,一大清晨寺院还没开门,站着等候比较寒凉。顺着公路向山上走了一段,路边见有鸡足山略图,上面居然标注有华严寺,阿弥陀佛,今天先去华严寺。

在去华严寺的路上见到好多猴子在路边向路人讨要吃的,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观望他们,也没见过猴子爬树在树上玩耍的景象,他们可真灵巧。就是那小小的小猴娃子在树上感觉是飞来飞去的自如,不比松鼠逊色。我抬头望着他们灵巧的样子禁不住发出赞叹声,完全无准备的无心的赞叹!哎呀可真厉害啊!随即转了个念头,这么灵巧的业因,当初咋就不用在勤求智慧上呢?慢慢地调整好相机抓了几张图片,一个小女孩拿几块糖蹦蹦跳跳地到猴子群旁扔给它们,它们居然不怕,也不躲避,几个猴子一起抢糖吃,还知道把纸皮咬开吐掉。想象不到那些吃猴脑的人,怎么下的了口,见猴子的样子,除了智力比不得人类,怎么看它们都像人。


鸡足山的小猴子


鸡足山的植被很好,随眼可见百年以上的古树。路边也多高大美丽的松林,好多太过古老的树都空了树心,只剩皮和根倔强地活着,生命的美丽随处生机。鸡足山的空气质量极佳与终南山可相媲美。在路上好些个路边都竖个小牌子,上写:“群猴出没,注意安全”。此时想起昨夜树上的声音一定是淘气的小猴子好奇地偷看我。

从祝圣寺到华严寺的距离有两公里多些,已到宝山也没急着行路,几乎一步一步慢慢挪到的,兼时时停下来观望风景,到了华严寺已近中午。华严寺在上山公路的左面,从公路向寺院走去的路是还没铺好的沙石路,路边有几棵古树,没见高大的殿堂,远远的听到老法师念佛的声音,倍觉心地畅快,亲切感化成一丝暖意从心底升起。能播放老法师的法语音声,一定是正修净业的道场,快步奔向寺院,走至近前时看到,原来还没建呢?地基都还没打,只西面一道石头墙简单的隔开了寺院地界。

里面院落中间一座蒙古包型的大帐篷,对面一侧是一排简易的临时彩钢房,后面完整的一座山凹环抱,周围景色自然清新,空中回荡着老法师的念佛声,好美妙清净的去处,我要在这里住到明年春天,守着鸡足山安心学习这一个冬天,春季再回终南。找到看寺院的小师父,简单询问这里的情况,与小师父聊了好一会儿彼此对话皆很投机,小师父很慈悲耐心地为我作了简要的说明,说:“要想这里住下要到佛塔寺请示下道兴长老。”“好的,我先要耽搁几天,因为这里无法上网。我把这一段时间的资料整理完成就去拜访道兴长老,看能否开个方便许我住此学习。”

离开了华严寺心境清幽静极,虽然是一步步行走像乘风一样,不觉有时间的留碍就到了祝圣寺附近的香会街。想昨晚太晚才到这里好多家都关门了,今天重新找找看能否有覆盖无线网络的合适的房间住下,依次问了几家都没成,后到北面的路口问一胖胖的老店主:“阿弥陀佛,施主您好!你这里有便宜点的单独的房间吗?”对方答:“单独的房子都很贵啊!你能住吗?”“阿弥陀佛,谢谢。”过了他家门前又在他家的隔壁这家问了下,觉得价格是这里比较合理的就定了三天,定完房间到门口去取我的背包,又遇到那个胖老板直接对我说道:“你是和尚吗?假的吧!”“阿弥陀佛,你为什么这样说?”“我见得多了。”我向他笑了笑,“阿弥陀佛,真假我还要跟你证明下吗,没必要,你想什么就是什么吧,你说了算。”转身进屋,打开设备,开始爬键盘,已经耽误多日的零碎,整理起来着实费劲儿,勉强连接断了遛儿的记忆,整整抱着本子磨蹭了三天。

第四天早上看天气好得异常,决定去拜访下道兴长老。到了佛塔寺感恩佛菩萨加护正好道兴长老就在客堂,简单的问我:“法师从哪里来?阿弥陀佛,陕西西安终南山。”之后长老让我就,长老慈悲,站在那里等我先坐。“阿弥陀佛,长老您先坐,我还是个没受大戒的小沙弥。”就坐后长老问我来意,“阿弥陀佛,圆承行脚至此,长老慈悲,圆承想住那华严寺至明年春季,在这里学习一段时间不知方不方便?”“法师学什么?”“华严。”长老点了点头说:“华严也是净土法门。好的,我给华严寺的小师父打个电话,你去他会安排你住下。”长老起身找电话,后直接给我写了个纸条双手递给我,我双手捧过自是感恩长老慈悲话说。从到佛塔寺至接过道兴长老的批条,十几分钟的时间!辞别了长老在返回路上拍了几张佛塔寺的影像就想:“今天走去金顶望望,顺道把纸条交给华严寺的小师父。”来到鸡足山在祝圣寺的菩提桥住了一宿后到了华严寺、佛塔寺,再没去过别的地儿。金顶一行礼拜下大迦叶尊者,这次行脚至此就算圆满。      

正妄想翻片之际一辆吉普车停在身边,车里两位小居士招手让我上车要带我一段。稍做思量,好吧,“谢谢你们。”在车上得知他们也是要去金顶打算步行上去,车到石钟寺,把车泊好,两位小居士想和我一起登山。也好,路遇因缘没有拒绝的道理,他们一道陪我到华严寺,我把纸条交给了小师父约定两天后搬上来,之后与两位小居士一同向金顶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