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如梦园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5) 游戏伤身

浏览数:19 

  

(5) 游戏伤身


   2012年被病魔吞噬的只剩下不到半条命的垂危身躯,往来于古玩店与网吧。晚上网吧过通宵,一个人不想回家,家已经不是家了,唯一会呼吸的生物就只我一个。白天回到商店,亦是坐在电脑前不意打理身边的一切,迷情在网络游戏傲剑的游戏情景中,把自己残破的没了边角没了希望的心泡在北宋末年战乱不休民不聊生,那段充满腥风血雨的情境中,化身从此安好。从令狐那里接管过来长乐帮,做了帮主,希望能从这里找到生的希望,翻遍深心底部,寻找丢失了的,可能还剩点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活着的价值与希望。傲剑,从此安好,长乐帮每日与帮中兄弟伙伴们相处游戏,是唯一能在还活着时感受到的快乐。曾经七日夜未曾合眼。白天走着路会睡着,如此身心虽疲惫不堪,也比想起家人离散轻安多多。游戏终归是游戏,要适时适当,游戏过头了,身心疾病避免不了。奉劝大众不管因任何原因沉迷游戏都损害身心,那是条颠倒歧途。游戏过后该想起的一样也忘记不了,回避现实,那是条死胡同。

  病情日渐加重,全身血液只剩下50了(血红蛋白值)。这时母亲电话焦急地催促回家乡,清源马上要上中学,也电话里喊我回家。独角的戏该收场了,一日从网吧出来,勉强支撑着身体向古玩城的方向走去。途中走着路时居然睡着了,迷梦中骑着我的坐麒麟,还想着快些驯化成龙呢!

就这样重复的日夜轮回,身体日渐不堪。再游戏下去,毁灭自己也就罢了,那叫自自受。可同时在伤害自己的亲人,此时的醒悟,真的太晚。生意搬回家乡,肇州只一小县城,文化底蕴浅薄,古玩艺术品不大适应,就根据自己的喜好开起了茶庄,把清源接到身边,照顾他上学下学。为了我的孩子,重新升起了对生活的信心。什么都可以没有,只要清源还在我身边,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出门。中午、晚上望着孩子下学回来。远远的见到清源回来,安心的幸福,美得心头直颠!可这唯一剩下的一丝幸福,也被病魔剥夺。实在说是自己太晚的醒悟,早些看开,也不会病难至此境地。如今要死了,才感悟到什么是爱,爱能多久,爱人人爱。舍得舍不得。在死神到来之际都是虚幻,干吗要执着不放,依恋那张虚情假意的情网。网着的都是痛苦,挣脱的都是希望。谁觉得怎样是幸福就让她飞,咱只珍惜剩下的。若早些证悟此理,也就不会遭受这苦难的过程。连累自己最亲的家人。